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濑越宪作抢先一步截胡曹薰铉本应入门木谷道场

时间:2016-07-27 20:3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挟最高位之威,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曹薰铉替天行道,大举围攻名人城。可是曹薰铉败了,是在韩国棋界饶有兴趣的众目睽睽之下,被徐奉洙杀得人仰马翻。 曹薰铉回国后经历了短暂的沉沦,他变得少言寡语,棋也下得很糟。最令曹薰铉难堪的,莫过于对本民族语言的生疏
  挟“最高位”之威,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的曹薰铉替天行道,大举围攻名人城。可是曹薰铉败了,是在韩国棋界饶有兴趣的众目睽睽之下,被徐奉洙杀得人仰马翻。
1973年曹薰铉战胜金寅首获最高位头衔
 
 曹薰铉回国后经历了短暂的“沉沦”,他变得少言寡语,棋也下得很糟。最令曹薰铉难堪的,莫过于对本民族语言的生疏。另外他的日本段位也带来了不少麻 烦。曹薰铉渡日当年,他的韩国棋院二段身份被日本定为四级,对这一笔旧帐韩国方面九年后依然有些耿耿于怀。1972年,韩国棋坛最高段位只有赵南哲一人是 八段,就是五段棋手也只有三位。曹薰铉若想在韩国棋坛成为五段高手,必须下出相应的五段实力。可是曹薰铉短期内不仅下不出什么好棋,而且他的“沉沦”态度 多少叫韩国棋界猜忌。经过长达两个月的甄别考核,曹薰铉的段位勉强被认可了。狼狈过关的曹薰铉及时收束心猿,次第展开他在空军蓝时期的调整生活。
 
  调整的意义在于新发现,曹薰铉必须发现新的价值,去替代刚刚失去的、日本对他的意义。重整生活,重建理想,这对于乍入军营的曹薰铉还是十分艰难的。一开 始,曹薰铉打的是复员后重回日本的念头。在军营里,曹薰铉认识了叫做车敏洙的初段棋士。车敏洙复员后到美国发展,1985年在他的安排下曹薰铉得以与中国 的聂卫平九段对局。这一场在美国进行的私人性质的比赛,曹薰铉和聂卫平打成一比一。谁都说不清楚这场比赛对于1989年的应氏杯产生了什么影响。从结果 看,受益的一方显然是曹薰铉。也许曹薰铉认识车敏洙亦可算是缘法吧。诚如曹薰铉回国服兵役就是为了认识车敏洙。在军营,曹薰铉和车敏洙对局时往往有五、六 十人围得水泄不通。当时是1973年,这一年曹薰铉将获得人生第一个棋衔——最高位战。
 
  回顾1973年的韩国棋坛,整整经营24年的韩 国现代围棋,基本上是由留学日本的棋士树立其骨格。韩国现代围棋之父,赵南哲八段早在四十年代入木谷道场修习,获得了日本棋院的初段。1948年出生的河 灿锡国手1963年与曹薰铉一道渡日,入了木谷门下。1970年他回国服兵役时,是日本棋院的四段棋士。此外金寅最高位、尹奇铉七段等棋士都曾短期留学日 本。在留日的棋士群中,曹薰铉获得的段位最高,因此曹薰铉内心中的自负感始终屹立不倒。
 
  1973年,曹薰铉经过将近两年的调整期,不仅 重新学会了母语,而且棋也下得得心应手。尚未脱下蓝色空军装的曹薰铉未必打消了回日本的念头,他想漂漂亮亮赢下几个冠军再回去。1973年春,曹薰铉出道 伊始便得“最高位”,在韩国棋坛引起了轰动。在兵营里整整沉闷了一年之后,曹薰铉始得军队方面的默契,可以单独驾机在棋坛上磨炼轰炸本领了。“焦土”最高 位之后,曹薰铉继而夺下了名人战的挑战权。“名人”这个称号在韩国围棋是权威与荣耀的象征。曾在日本棋坛浸淫九年,而且内心里眷眷思归的曹薰铉,很想在这 个棋战上得到小小的慰藉。1973年在韩国围棋的“金寅”时代力克金寅七段夺取最高位的曹薰铉,并没有把眼下的“名人”徐奉洙放在眼里。徐奉洙和曹薰铉都 是1953年生,但徐奉洙比曹薰铉早生38天。可是,1970年曹薰铉在日本获得《棋道》新人奖时,徐奉洙刚刚在韩国入段成功。1972年曹薰铉以日本的 五段身份回国,时值徐奉洙仅仅跻身韩国棋院的二段行列。韩国的二段,曹薰铉九年前业已获得,回国后被段位问题困扰的曹薰铉,是不是也将把徐奉洙的二段,视 之为四级?可是,就这个“四级”的徐奉洙,1971年二段时便已获得“名人”,使得曹薰铉阔别祖国九年后,被二段“名人”的韩国围棋景象所纳罕。奉日本围 棋为道统的曹薰铉,自然看不惯有失纲常的韩国围棋;而“绿林”出身的徐奉洙“啸聚”名人城,不啻为大逆的“瓦岗”之举。
 
  就是多年以后,曹薰铉想起这场惨败仍会心有余悸。第6期名人战挑战五番棋的1比3失利,构成了曹薰铉棋士生涯的最重大的失败。这场失败甚至给曹薰铉的人生打下了深 深的烙印,其印迹之深,曹薰铉后来的何辉煌都无法掩盖。1973年,韩国舆论大肆宣传徐奉洙的胜利。韩国培养出的棋士,打败了日本围棋界的宠儿。的确,曹熏铉是日本围棋界的“宠儿”。在日本,出身濑越名门的曹薰铉俨然是日本围棋界的“皇太子”。无论木谷道场多么红火,但木谷道场曾被日本文坛巨匠,川端康诚 指谪为“失之棋道”,是合理主义规制下模造“训练有素”的高手,使之“艺道的风雅渐灭”。与此相比,濑越门承接棋统,位极尊崇;虽然香火并不鼎盛,但门中 桥本宇太郎、吴清源等皆是一代宗师。濑越宪作对曹薰铉青眼有加,誉为“吴清源第二”的棋才,不等木谷实收罗走抢先招之为关门弟子。濑越宪作这一打破常规的 举措惊动了日本棋界;韩国留学生进木谷道场已经成为不成文的定例。从赵南哲、河灿锡到赵治勋无一例外都进木谷道场学习。听到曹薰铉渡日的消息,木谷实做好 了迎接的准备。可是非常“意外”,隐退已久的濑越宪作热情高涨将曹薰铉截走了。以后曹薰铉常到木谷道场串门,木谷实每每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。木谷实过世后 木谷夫人透露“内幕”,说木谷实生前常常为曹薰铉未能进木谷道场叹息。如果不是濑越宪作而是别的什么人,木谷实很可能到日本棋院告状了。
 
 
     本文来源:苏州市吴中区金庭卢氏茶网    http://www.lushitea.com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